性奴训练学园8


时间:2021/5/11 11:18:33

第八章 幼奴宿舍(上)? ? 「……以后的日子,你们已经无法像之前那样,随心所欲地上厕所了……」? ? 梦梦学姐沉重地说出这残酷的事实,我们几乎是同时惊唿出声:「什么?!」、

「骗人!」、「怎么可能……」我们几个人都呆住了,完全无法面对接下来是怎

样的生活。? ? 「学姐……拜托……告诉我这不是真的……」萱萱哀求学姐,但她只是摇摇

头,无奈地说:「我也很想这么说……也很希望能帮你们什么……但是我实在是

无能为力啊!唯一能做的,就只有尽早帮你们适应这种日子……」? ? 「可是……」我们本来还想多说些什么,但是看到学姐的表情,我们也很清

楚这点并不是学姐自己能做得了主的。? ? 「那……我们要多久才能使用厕所?」终于,晴晴想到了这比较实际的问题。? ? 「嗯……其实应该不久了……」学姐思考了一下后,说:「大约半个小时以

内就是上厕所的时间了,不过只有十分钟的时间,所以等一下得把握好时间喔!」? ? 听到再憋半个小时就可以解放,我是比较松一口气的。不过眼角瞄到小芬,

从她皱眉的表情看来,她的情况就没这么乐观了。? ? 「小芬,你可以忍住吗?」我私下低声询问小芬,她似乎对我突然主动跟她

说话有点吓到,但是也勉强着对我微笑点头。? ? 看着小芬强忍住尿意,也让旁边的萱萱突然想到,学校是不准我们不能上厕

所,但是排泄是我们最基本的生理机能,也不是说禁止就能禁止的啊!? ? 「学姐,那如果我们……真的憋不住了呢?」萱萱尴尬地问,「就像刚刚在

台上,憋不住尿的话……」? ? 「如果憋不住也没关系,就请其他人转头回避一下吧!事后我再清理干净就

好……只是现在若憋不住尿出来,明天就必须得接受公开打屁股作为惩罚了。」? ? 我们之中还没有人憋不住,不过跟学姐确认这件事后,也总算比较没刚才这

么害怕了,毕竟只要克服自己以往在厕所方便的习惯,虽然有些羞耻,但是在人

前公然排泄以及被打屁股所带来的耻辱感,也比忍着憋尿的生理痛苦好得太多了。? ? 况且公然排泄……我们也已经上演好几次了……? ? 「看来,我们以后除了适应全裸生活外,还得适应随地小便的丢脸行为了…? ? …」小乳头自我解嘲地说着,「再过几天,这房间会不会充满……味道……」? ? 一想到那种景象,我们都感到一股恶心感,不过梦梦学姐这时打断我们,说

:「你们也不能想尿就尿啊,别忘了,我们最终都是要被限制排泄的啊!」? ? 「不是……只是不能上厕所而已吗?」我担忧地问,从学姐脸上惊讶的表情

看来,我们之间一定出现了不同的解读。? ? 「当然不是……」学姐皱着眉说着,目光扫射着我们每一个女孩的表情。? ? 其实仔细回想这两天所遭遇的种种,我们心底其实也清楚学校不会这么单纯

地只禁止我们使用厕所而已,但还是很难相信学校可以连我们排泄的生理反应也

一并剥夺。? ? 但是,在我们保有这点期许,希望着学校真的拿我们的排泄权利无法时,梦

梦学姐却亲身展示着她被禁止小便的证明,狠狠摧毁了我们的天真想法。? ? 「你们都靠过来,先围成一圈坐下,我让你们看样东西……」梦梦学姐说着

便张开双腿坐在地上,将身子往后仰,使得阴户没有任何遮蔽地展露在我们眼前。? ? 之后,更用手小心拨开阴唇,将整个阴道暴露在我们眼前。? ? 在这两天之前,我们可都没真正贴近地看着别的女性的私密部位。然而在经

历过检查处女膜、身体测量等等羞辱过程后,我们也大概清楚一个正常女性部位

的长相了。跟那些印象相比,学姐的私处似乎有不少的不同之处,可是学姐手指

着要我们看的,是她阴道前端附近,本应该是尿道口的位置,现在却贴着一颗金

属制的小珠子。? ? 「这东西叫作「尿道塞」,」学姐跟我们解释这个我们没听过,但是光从名

字就知道它恶意用途的东西。? ? 「这露出来的小珠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它真正的形状是一根细长的金属圆

棍,两端都有这种小珠子。只是另外一端就这样……」学姐边说边从自己的下体

指到脐下,「进入尿道,然后在膀胱下缘固定住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没办法排尿

了。」? ? 听到这段话的我们像是五雷轰顶般,惊吓地看着那一颗金属珠子,确实仔细

一看就会看到珠子后面接着一根细金属棍,直通并没入被珠子遮住的尿道之中。? ? 梦梦学姐苦笑着看了我们片刻,才站起身来,说:「好啦!别再看了。总之,

你们了解了吧!不是没办法,只是还没遇到罢了!」? ? 我们还是没有完全回复过来,刚才那画面太骇人了。我不自觉地将手靠近自

己的下体,想象着那尿道塞在自己体内,满胀的尿意却无从排放的绝望与剧痛感

觉。? ? 「学姐,那个……尿道塞……就这样放到体内,不会痛吗?」萱萱害怕地问

着。? ? 「老实说,前几次放入时,是真的非常痛。」学姐诚实地回答,「在决定要

安装前,我也犹豫了好久,但这是为了保险起见,毕竟这种痛苦,若跟学校的惩

罚相比,根本就小儿科的事了。」? ? 「决定安装?难道可以选择不要吗?」我们惊讶地问着,原来学校还会让我

们自己做选择?? ? 「是啊!有些憋尿能力较好的学姐们就都不安装了,嗯……其实现在也没有

剩几个了,大多数学姐们还是无法抵抗身体的基本需求,尤其是当上「厕所值日

生」,还得多憋上一天。但是比起因为失禁所受到的严厉惩罚,这种痛与憋尿的

胀痛感也不那么恐怖了。」? ? 「可是学姐你刚才不是说是打屁股而已吗?」? ? 「不是,不是啊!」学姐急忙澄清,「那打屁股的惩罚只是对现在还在适应

的你们的过渡期而已。你们刚才进宿舍前有看到这间宿舍的名字吧?「幼奴」宿

舍,就是指刚进来的新生,在这段期间,学校还是对你们很友善的……」这一句

话马上引起我们的抗议,我们从不觉得学校有对我们友善过。? ? 「那好吧……如果你们真想知道学校对我们多不友善……」学姐叹了口气,

说:「就拿刚才说的惩罚来说,你们这段期间若是憋不住便意,受到的惩罚主要

是打打屁股而已。脱离幼奴阶段之后的我们所受的惩罚就多了,我的一个好朋友

……她现在在别的主题班……她当时是被罚用「锁尿塞」……这用途也是跟尿道

塞一样,不过它是可以上锁的,锁住就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取下……那位学姐被罚

上锁整整三天不能取出排尿,不管怎么哀求都是没用的。」? ? 梦梦学姐又露出无奈的苦笑表情,看着张口结舌,完全不敢相信有这种事情

的我们,继续说:「还有一位,是超过规定时间没排完也来不及停止的,还被助

教用注射筒,直接从尿道硬灌进一大筒的清水,小腹都明显胀起来了。助教威胁

她必须忍到下次的排尿时间才能排出,不然的话又要再次灌水并锁上尿道锁三天,

她也只能哭着边忍耐可怕的尿意,边自己装上尿道塞,她当时的可怜模样,在场

的同学们都还记得牢牢的,也因为这些受罚者,才有越来越多学姐们肯安装这尿

道塞啊!」? ? 比起学姐所说的酷刑,我们已经完全被说服自己是真的受到学校的友善对待

了。不过一想起这也将成为我们的未来,我们五个女孩的脸色都是一片苍白。? ? 「那……我们上厕所的时间……间隔是多久?」晴晴鼓起勇气问这个重要问

题。正常来说,我一天都会跑七到十次左右的厕所,如果要硬憋的话应该可以少

至四次,一次大约憋五个小时就真的是极限了……? ? 「以幼奴来说的话,允许上厕所的频率是一天两次……分别是清晨跟夜晚两

个时段。」学姐却是一开口就说出这我们绝对无法达成的次数限制,「再后来,

若没有轮到值日生,就是一天一次了,值日生当天不给排放,所以有时会是两天

一次……」? ? 「不可能啊……一天两次……我们怎么憋得住?」晴晴听着这不可能达成的

任务,整个人都慌起来了。? ? 「并不全然不可能,我们学姐们有些都能靠着少喝水跟多流汗,将尿意硬憋

下来。不过……」梦梦学姐忽然话锋一转,苦笑说:「也是因为很难成功憋住,

所以才会需要尿道塞,不是吗?」? ? 「但是这样,憋这么久……对身体不是伤害很大吗?」? ? 「嗯……学校会安排定期的保养与检查,也会有一些药物帮忙控制。但是…? ? …确实,若是未来的买主没有细心照顾的话,我们的身体顶多再用个一、二

十年就会彻底坏掉了。」? ? 一、二十年?那时我们都还没四十岁,身体就要被这样弄坏?? ? 「彻底坏掉?什么意思?」晴晴继续追问梦梦学姐,声音也越来越激动。学

姐只是摇头后就沉默不语,晴晴还想继续逼问。我们旁边的人都感觉到气氛开始

不对劲了。我掐了一下晴晴的手臂,示意她别再继续问下去,但这样的举动却像

是把她完全激怒了。在我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,晴晴已经站直身子,对着梦梦

学姐大吼。? ? 「为什么!明明是我们自己的身体,却必须这样一直被人玩弄,还被迫做一

堆我们不愿意却会损坏身子的事,现在就连想知道未来的自己会变成怎么样也不

行了吗?他们把我们当成什么了?我们也是人啊!怎么可以受到这么不人性的折

磨!」晴晴从刚才就越说越激动,听到学姐说自己的身体只能再用二十年,终于

忍不住爆发出来,这两天积聚的痛苦、屈辱、不满、怨怒都发泄出来,对着态度

上一直像是漠不关心,实际却也同为受害者的梦梦学姐发泄……? ? 面对着晴晴的大声怒骂,我们其他女孩都已经吓得想逃离现场了,就连跟晴

晴这么要好的我,也只有看过她曾与菲菲吵架,但当时可没有现在这样发这么大

的脾气。? ? 梦梦学姐并没有动怒,只是冷静、沉默地望着还在盛怒中的晴晴,两人四眼

交接了好一会后,晴晴才渐渐恢复理智,想起眼前这位学姐并不是加害者,而是

跟她一样处境的被害者,态度也马上软了下来。? ? 「听着,」学姐终于开口打破这窒息般的沉默,以着很冷静的口吻,一个字

一个字缓缓说着:「我们不是「人」。早从进到这里,注册程序结束、入学仪式

念完誓词时,「人类」已经成为我们的过去身分了。这里说是一间学校,其实更

像是一间工厂。要把我们这些原料做成商品贩卖的工厂。前几日拍卖会中,我有

几次清楚听到台上的「商品」,在那介绍自己时,还讲到「使用期限」……在他

们眼中,我们只是个商品,一个完完全全,有个期限存在的「消耗品」罢了!」? ? 虽然我们在这一天已经被灌输过好几次这样的观念,不过现在从梦梦学姐─

跟我们一样曾经也是人类─的口中,正经严肃地说出这段话,让我们都毛骨悚然

起来了。? ? 「这种事情很难接受,我们做学姐的也无法逼你们马上看透这一切,但这已

经是既定的事实了。以我过来人的经验可以告诉你,越是不愿意承认,只会过得

越是痛苦。」梦梦学姐双眼坚定地看着晴晴。已经自知理亏的晴晴,像是泄了气

的气球般跌坐在地。? ? 梦梦学姐深唿吸了几次后,继续说:「最后还有一点,你以后尽量别再这样

发脾气了,在这里可是大忌,没有人会想要买这样的商品。如果连商品都当不成,

等待你的就真的是无间地狱了。」? ? 一阵沉默后,梦梦学姐站起身对着我们大家说:「不好意思,学姐现在有点

累,先进去歇一下,若有什么问题再叫我吧!」便自己走进那漆黑的内隔间中,

也不见她打开里面的灯,就这样消失在黑暗中。? ? 而后不久,小芬也站起身来,朝内隔间走去。? ? 「学姐……我……可以进来吗?」小芬在门外胆怯地问。而得到学姐许可后,

小芬也走进那神秘的内隔间中。? ? 晴晴低着头像是雕像般动也不动。我们剩下的三人,我、小乳头、萱萱都是

你看我、我看你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要朝夕相处的室友,跟凡事都要靠她指

导与帮忙的梦梦学姐,竟然就在第一个夜晚就这样扯破脸了……? ? ……? ? 「学姐……」走进内隔间的小芬,看着漆黑中梦梦学姐的背影,不时的颤抖

与抽泣声,证实了学姐终于也默默哭泣起来了。? ? 「对不起,小芬……学姐刚刚,吓到你们了吧!」? ? 「嗯……」? ? 「没事了,我知道你们都很乖,也知道你们受的委屈有多深。更不该拿这些

东西来吓你们……」梦梦学姐努力压抑自己哭泣的声音继续说着,「只是学姐…? ? …前几周……跟我很要好的一些同学,才因为太慢适应而……落得一个悲惨

的下场……我不想要再看到你们也变成那样了……有些事,我真的无能为力啊…

…」? ? 「嗯……」? ? 「你先出去吧!让我先一个人静一下,等一下就出去带你们去上厕所了。」? ? 「……不……不是的……我……其实我……想拜托你……一件事……」小芬

突然害羞地说着,梦梦学姐回过头来看着她。虽然黑暗中看不到小芬的表情,不

过从她身体的晃动,可以看出她的紧张与扭捏。? ? 「那个……能不能……帮我……装……装上……「那个」……」小芬很勉强

才挤出这句话。? ? 梦梦学姐一时还搞不清楚「那个」是什么,直到想通了是刚才讨论的尿道塞

后,惊讶地睁大了双眼。? ? 「我刚才……好像……快……憋不住……了……有不小心……偷滴几滴……? ? 出来……所以……」? ? 「再努力憋一下吧!都剩没多久时间了。」梦梦学姐轻拍着小芬颤抖的肩膀

安抚,「不然直接尿出来也没关系,没有人会怪你的。」? ?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小芬的声音颤抖越来越厉害,要害羞内向的她说出这样

羞耻难堪的话,可是经过很长时间的天人交战。「总得要有……第一个……要面

对……第一次……不然只会……拖得……更痛苦……」? ? 梦梦学姐听懂小芬的意思,终于莞尔一笑。想不到刚才一直害羞不肯说话的

小芬,内心里却是这样坚强。? ? 「你说得也没错,但是还不急于现在啊!你们还会有几周的过渡期,等到真

的到了非要装上去不可的时候,你再自愿当第一个,好吗?」? ? 出乎梦梦意料的,小芬竟然摇了摇头,说:「不……我不想要公然排尿……? ? 跟被打屁股……一天才两次……一定憋不住的……」? ? 到了这时,梦梦学姐才终于弄清楚了小芬的想法。对于个性内向的小芬,比

起要她被大家看到排尿过程与打屁股的羞辱,或许装上隐密的尿道塞,自己痛苦

在心里,反而还比较好受一点。而且小芬已经努力在走这必经的过程,觉悟、认

命、接受这一切。对于已经知道迟早都要到来的一天,等待反而也是一种煎熬,

还不如赶快度过也干脆一些。? ? 而且学姐这时单独待在内室,刚好给了小芬绝佳的机会提出请求,这种话要

是在外面众人都在的场合,大概这些话就会被小芬又吞回去了吧!? ? 只是看着眼前这位看似柔弱的女孩。才第一天,真就要忍心让她塞着尿道塞,

这种已经不是给新进来的幼奴使用的恶毒道具,度过往后的每一天吗?? ? 梦梦学姐也才惊觉自己刚才都忘记提到的,除了尿道塞与公然排尿及打屁股

惩罚之外,还有一个对于还是幼奴的她们,所拥有的第三种选择……? ? ……? ? 看着小芬与学姐走进去黑暗的隔间,良久都不出来,我、小乳头、萱萱三人

虽然也想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,但是又怕现在离开晴晴会让她觉得我们都背叛她,

于是都留在原地安抚晴晴。? ? 恢复理智后的晴晴,也十分懊悔刚才对学姐的怒吼。梦梦学姐其实都有一直

考虑到我们的心情,也试着不让我们知道这些残酷的一面,只是我们都不懂她那

隐晦的说法,硬是让她讲出详细情况才镇得住我们。而会说得这么直,除了学姐

的个性之外,也是因为我们心中所想,跟最残酷的事实之间,有着极大的落差。? ? 若是再不说出来先让我们有个底,我们可能就像是那些直到被放在砧板上都

还不清楚接下来命运是怎样的鲜鱼。? ? 再怎么说,学姐也是在这间学校生活过一年的人……或许这一年的时间已经

让她都没把她自己当人看,但是她跟我们毕竟是相同的,而且她还比我们知道的、

经历的,都多上太多了。我们在这里的生活还有一堆事情要请教于她,她也是竭

力扮演好她的角色了,不是吗?? ? 更让晴晴感到惭愧的是,前一刻梦梦学姐才主动帮忙嘱托捅捅学姐多照顾小

可,都还没说句谢谢,就因为莫名的怒火而飙骂学姐一顿,明知道学姐她完全是

无辜的,这也不是斥责她,学校就会改变态度的啊!? ? 晴晴并不是一个会乱发脾气的女孩,只是比较有自己的主见、自己的意识、

自己的个性,这些可以从当时她比父母还要坚决要进到这里就读的举动初窥一二。? ? 并不是不知道这所学校不怀善意,只是知道在收到入学通知后就已经改变不

了的事实,与其等着父母痛苦地提出,还不如自己先分析透彻,这样虽然心痛,

也不会比起要他们讲出来要伤父母的心来得多了。? ? 而且,她的身高在同年女孩中算是较高的,因为身高产生的优越变成多数同

学不自觉依托对象的责任心,使她在以前的班级中常常是带头主持正义的小领导,

也特别厌恶校园中的霸凌、大欺小等事情。? ? 只是她没料到,这间学校远比它恶名昭彰的传闻还要邪恶更多,没碰过那种

整间学校由上至下都在霸凌着她们,而学姐却也只能苦为帮凶的状况。? ? 冷静之后,她也好几次想要进去跟学姐道歉,不过却又怕学姐真的生气了不

想看到她,还有刚才被自己的举动吓到的其他四人,包括她现在最要好的朋友…? ? …? ? 「对不起……」在我们几人安抚了好一阵子后,晴晴终于开口向我们道歉。? ? 「我刚刚不是有意的,只是我……我一想到……这种未来……」她说着说着,

又哭了起来,我也赶紧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。? ? 「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我们一定可以撑过去的,学姐们不也都能熬过来吗?」? ? 说出这段话时,其实我也很没有把握……? ? 忽然,晴晴像是想到了什么,从我的拥抱中挣开,双手紧握住我的手,一副

要托付我什么任务般的正经表情。? ? 「莉莉,你一定、一定要让昨晚那个老公买去!他那么疼你,绝对不忍心让

你这样憋坏身子,也绝对会细心照顾你,绝对会让你长命百岁的。如果……如果

……我没有办法摆脱这毁坏的命运……你一定要连我的份一起……一起……」? ? 「嗄?」我有点被她突然这段话惊吓到了,看着晴晴坚定的表情,自己心中

不禁一酸,但也有点尴尬地偷瞄向另外两人,幸好她们并没介意,悄悄退到一旁,

边假装认真地端详着地上的「玩具」,边听我们的谈话偷笑。? ? 「我们不是说好的,毕业后也要在一起,一起服侍同一个主人吗?如果要我

在这两者之间抉择,我一定选择宁可跟你一起同甘共苦,也不想自己一人过那没

意义的生活的。」说完,我拉着晴晴,转向小乳头与萱萱两人。小乳头假装把玩

着手上的塑料窥阴器。萱萱也佯装对手上一本漫画特别有兴趣,只是她并没有真

的翻开,只是瞪着封面瞧。? ? 那本漫画似乎同样也是学生题材,只是漫画封面中三个女学生,身上穿的水

手服只到衣领处,下面那不成比例的巨乳,更荒唐的是,赤裸的下半身,还疑似

长了个男孩子才该有的阴茎,并配挂着蝴蝶翅膀形状的饰品,更加强调了她们下

体前那不协调的存在。这种扭曲的色情漫画,萱萱是不可能会真的对它感兴趣的。? ? 就这样没多久,她们两人也不知谁先撑不住,噗哧一声,两人一起笑了出来。? ? 「不装了,不装了,这里可没有一个东西象样的。」小乳头说着,便跟萱萱

一起回过头来。? ? 我们四个人、八只手就这样紧紧交握在一起,说:「我们大家都一样,还有

小芬、梦梦学姐,跟其他女孩们。我们都一定要这样想着,将来等我们的,都是

很有爱的买主,他们之间也彼此认识,所以有时会带我去看看你,有时带你来看

看我,我们还是可以继续连系着彼此,我们约定好的。」? ? 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约定,多么伟大的梦。或许我并没在意,也没注意到…? ? …类似这样子的约定,上一次是在注册仪式,被植入芯片前,约定的是一定

能够逃出去……? ? 现在,我们已经没有抱着这种遥不可及的指望,一起共觅有爱主成为我们共

同的理想抱负。我们之中也没人在意自身的改变与堕落的开始。正如学姐所说的,

这是我们的命运,如果我们还无法接受这命运,只会断送自己更多而已。? ? 另外,同侪间无形的群体竞争压力,在这也得到误用。当我们约定要一起努

力被有爱的主人买走时,或许还有人是不想屈就于这种折衷的幸福,而是希望能

有机会逃离就逃的,但是为了不想落后于其他人,而成为垫底、甚至是拖累大家

的累赘,也很快的逼迫自己接受这样子的幸福。? ? 这也是在这校园中最可怕、但也是最常发生的事情。只要有几个比较敢于接

受这种命运及对待的同学,很快就可以从她们附近的圈子开始迅速扩大,到后来

几乎全体学生,尽管心中还有些不认同,但表现出来的也都得被迫追上大家,而

后再从这些行为来腐蚀她们早已脆弱的心志。? ? 在我们四人刚许下这约定,手都还没分开,梦梦学姐就又带着微笑走出来,

说:「刚刚怎么了?突然听到你们的笑声,都把我吓着了呢!」? ? 我发现学姐虽然现在的脸上是笑着的,但是她的眼眶通红,显然是也哭过一

场了,而跟在梦梦学姐走出来的小芬也是眼眶发红泛泪,不知道里面谈话内容的

我们,不知道小芬是被自己那害羞的请求给逼得快哭出来,还以为是她们两人因

为晴晴一时的发脾气而躲在里面偷哭。? ? 「学姐……对不起!」晴晴走过去,向学姐深深鞠了一个躬,还保持躬身不

敢挺起身子,吓得学姐急忙把她扶起来。? ? 「没关系的,没关系的。」梦梦学姐轻轻抱着晴晴,她并没有生晴晴的气,

因为她也了解晴晴以及我们大家在当下的心情有多难受。? ? 我们三人高兴地看着这一幕,总算没有因此而导致她们俩决裂,相反的,我

们这些室友彼此间的感情反而变得更加好了。? ? 「好啦!你们都还没告诉学姐呢!刚才在笑什么啊?」梦梦学姐对着我们好

奇地问。? ? 于是,晴晴拉着梦梦学姐的手、小乳头也扶着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小芬过来,

围成一个圈,再次十二手紧握地许下约定。? ? 「就这样啊?」梦梦学姐表情好像有些失望,「这些你们刚才说的,我跟小

芬在里面可都听见了,可这应该不是你们大笑的原因吧!」? ? 「学姐你还说勒!」小乳头怕被招出自己刚才假装把玩窥阴器的糗事,先一

步提出反击,「你不是说要我们先别进去,说里面会有什么东西会吓到我们?怎

么你跟小芬躲在里面那么久,是不是偷偷说了什么秘密,赶快告诉我们吧!」? ? 小乳头虽然是对着梦梦学姐说,但是却转头看着就站在她旁边的小芬,小芬

听到后拼命摇头,身体又不自觉缩了起来。? ? 「里面有什么东西,等等就揭晓给你们看,不过现在,我们差不多得先出发,

上厕所的时间到了。」? ? 从来还没有一次,我们听到可以上厕所时会这么喜悦。就这样在梦梦学姐带

领下,一起走往外面,换上了原本那双穿了一整天的高跟鞋,当然在穿之前还是

得用舌头清理我们的脚。? ? 知道了我们的脚再也无法摆脱高跟鞋的折磨而回到平底鞋的怀抱,对于自己

的双脚,竟然有一种奇异的感激与歉疚之情。所以这一次的舔脚,竟然还比之前

还要认真许多,想着这是给我们的脚,对于它们默默忍受这一切的回报与赔礼。? ? 都穿好鞋不久,外面传来一阵铃声,四周的房间也开始传来往外走的脚步声。? ? 「走吧!这个铃声就是通知你们可以上厕所了。但是时间只有短短的十分钟。

记住,只许小便喔!」? ? 这间宿舍二楼以上是房间,但也都只有房间而已,其他像是浴室、厕所等,

都是集中在一楼。学姐催促我们加快脚步。也幸亏我们在这两天中,也已经习惯

脚踩高跟走路,不再摇摇晃晃的了。只是下楼梯时还是很谨慎地手搭手,怕会不

小心失足摔落。? ? 「糟糕,我们慢了,这样怎么来得及啊!」走到全宿舍唯一的厕所面前,我

们就被围在厕所外的人潮给吓到了。毕竟是三百位女孩要同时使用一间厕所,用

常理也知道光是排队就要排很久了。? ? 但是学姐只是笑着领我们走入厕所内,我们也正觉得奇怪,怎么那些人潮她

们只是围在外面,也没整齐排成一列,直到入了厕所后才了解为什么。? ? 「这一间厕所呢是所有幼奴……也就是你们……的共享厕所。不过呢厕所是

共享的,「马桶」却是依不同寝室分开的,所以你们不用担心跟其他寝室的同学

抢马桶,但是同样的,如果同寝前面的人拖得久了,后面的人也是严格禁止使用

别间寝室空下的马桶,不然可是非常没礼貌的喔!」? ? 正如梦梦学姐所言,厕所里每一间马桶上面都贴着一位学姐的人名,总共摆

满了足足六十个马桶,已经有不少马桶上面都蹲着一位新生,也有几个是现在还

空无一人使用的。? ? 这间厕所虽然很大,但是再怎么大也不可能放得下六十个正常的马桶的。所

以在这里摆放的,是一种简易马桶,或者根本称不上是马桶。? ? 马桶的本体,其实就只是在地板上间隔着挖了一个小坑洞,在里面置入尺寸

吻合的尿壶,而在尿壶顶的前端,还挖了一道斜坡,铺上金属斜面,可以将尿得

太前面的尿液回流至下方的尿壶。? ? 前后方空空如也,左右两侧却在尿壶两边各架起一个小隔板,高度约跟膝盖

同高。面对这种新颖的马桶设计,我们的小便姿势已经可以从其他就定位、一脸

羞耻的女孩身上学到……? ? 因为马桶都是低于地面的高度,所以如厕的女孩不管蹲得再怎么低,也还是

会与地面保持一段高度落差,而且左右两侧的隔板,也阻绝了膝盖合拢遮羞的可

能性,更糟的是,由于蹲低时跨下会受到隔板的高度限制而无法完全蹲下去,形

成一种有点像是半蹲的姿势,更加使得下体与地面的高度增加,而徒增如厕女孩

的羞耻心。? ? 不单是如此,在半蹲的姿势下,阴唇其实没有开得很彻底,若是角度没弄好,

又不肯自己用手拨开阴唇的话,尿液就会打到阴唇而喷洒得下体四处都是……? ? 所以,造成这现象的罪魁祸首,那两块隔板,却有着十分讽刺的名称:挡尿

板。它们的功能,是要挡住尿液飞溅出去,弄脏地板、我们的腿,还有脚底下踩

着的高跟鞋……? ? 除了正在使用马桶的女孩们以外,在周围围观的女孩们也将整间厕所挤得密

密麻麻,这虽是迫于时间的压力,不想因为进出厕所而浪费掉自己及后面的人使

用厕所的时间,但对于正蹲在马桶上羞耻地排尿的女孩来说,这么多人待在这里

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感,就算不停说服自己,那些女孩们不会刻意偷看,但是心里

面的障碍还是跨越不了,更别提她们是真的会看到了……厕所马桶排列不是直的

而是绕成一个半圆形,除了较中间的女孩是对着门外的人群,其他人的对面就是

另一位如厕的女孩羞耻互望,在身旁等待的其他人也是很难一次回避掉所有羞耻

女孩如厕的画面。? ? 本来一心急着想尽早如厕的我们,看到这副景象,反倒吓得尿意减去不少。? ? 梦梦学姐吩咐我们先找到我们的马桶,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,因为学姐

的名字们都是贴在马桶里,尿壶内侧的前端,所以我们必须一一走到马桶前面,

低头确认是还不是。? ? 好不容易找到后,又碰到了另一个问题……谁先开始?? ? 梦梦学姐看时间已经流失不少,就提议先让比较尿急的小芬先上,也是觉得

小芬应该比较能够提起勇气不会犹豫,哪知这次她却是不停摇头拒绝,眼泪又在

眼眶中打转……? ? 虽然知道她们其他女孩不会特别在意,可在我们的观念中,这其实还是众目

睽睽下的公然排泄,只是是在厕所发生的。个性十分内向的小芬,也无法马上跨

越这难关。? ? 随着时间的浪费,学姐也越来越急。我也好几次想脱口而出自愿先来,但是

听到周遭嘈杂声、脚步声、尿液打到金属板的敲击声、以及流下尿盆的水流声此

起彼落,最后吐出来的却都是无声的气息。? ? 「我……先来……好了!」最后,却是我身边的晴晴自愿,学姐也毫不犹豫

要她就定位。并说:「那好,我们先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,其他人先到外头等

候,这样一次留两人在这里,不会耽误太多时间,也可以少一些压力。」? ? 晴晴都自愿第一了,我也就马上抢着当第二。晴晴对我微微一笑,比起让其

他人看到她的不雅与羞耻,或许被我看到还让她比较宽心不少。而她在蹲着排尿

时,也可以借由跟我聊天转移注意力,减少心中高胀的羞耻感。? ? 「莉莉……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自愿第一吗?」她突然聊到这一点,场面瞬间

又弄得尴尬起来。? ? 「嗯……你很勇敢,学姐也会知道你是想跟她赔罪的。」我安慰着她,「学

姐人这么好,她一定不会跟你计较的,况且你不是也鞠了这么大的躬了吗?」? ? 「不……」晴晴说,「是我觉得我又犯错了……我鞠躬时学姐那副慌张模样,

好像是我又做了不该做的事。是不是我也应该思考,怎么样当一个受人喜爱的商

品呢?」我并没有回话,当时学姐的举动的确有些惊吓慌张过度,但是晴晴现在

提起这个问题,又被迫我要想起未来之事。? ? 「你刚才有发现吗?在我们刚进入房间里,舔完脚时,学姐不是先进去拿室

内的鞋子吗?我当时有注意到,她就连光着脚走路时都是踮着脚走的,就像是有

一双无形的高跟鞋穿着一样。我当时不懂,为什么就连进到宿舍房间,只剩下我

们了,还是会这样受到限制。难道我们的未来真的就没有真正的「休息」了吗?? ? 难道我们的生活就只有这唯一的目的吗?」? ? 我并没有回应着她,她也刚好尿完了,起身时却发现厕所里根本没有半张卫

生纸可供清洁擦拭。? ? 「先出去问学姐吧!」我一边走上马桶,一边说,「之前入学通知时就有写

到,卫生纸是违禁品,或许又是另一个新的羞辱或折磨在等着我们。」我无奈地

说。? ? 「是啊……另一个折磨……该不会是「砂纸」吧?」晴晴半开玩笑地说着,

就留下愣住的我向外走去。

第八章 幼奴宿舍(下)? ? 等到她出去,自然会有另一个替补我的下一位马桶使用者进来,不过当她走

进来时,我不禁叫苦……如果是另外两人还比较有得聊,但这一次却是跟我最不

熟的小芬。? ? 所以,我的新马桶初体验,是在满满的尴尬与沉默下结束的。过程中我也试

过跟她聊上几句,但是她都是害羞地简单应话,到后来我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聊下

去了。? ? 也因为我前面身旁站着的是这么害羞的小女生,也使我反而放不开,还不能

像刚才晴晴那样羞耻地拨开自己阴唇排尿以减少尿液喷溅,早憋急的大量尿液在

强力挤压下,打中了阴道口外的阴唇而变成四处飞溅,挡尿板在我这是彻底用上

了……? ? 「不好意思,弄得这么脏……」我真没料到有没有自己拨开阴唇会差这么多,

就连我的下体跟大腿根部都湿了不少,急忙问已经看呆了的小芬:「你知道这要

怎么擦干净吗?我不能这样回房间啊!」? ? 哪知这像是戳中她的要害,她一手捂着口掩住惊讶张开的嘴,紧闭双眼不停

摇头,另一只手指向厕所外面。? ? ……「辛苦了。」梦梦学姐看我如释重负地走出来,说:「我想说现在我们

之中就你人缘最好,应该跟小芬比较有话聊,看来对你来说依旧是太难了。」? ? 「嗯……」我说着,却发现除了梦梦学姐之外,剩下的三个人,脸部都羞得

通红,尤其是晴晴最为严重。? ? 「莉莉,这……」她惊讶地望着我湿漉漉的下体,真不知道她怎么会特别留

意这尴尬的地方。「不好意思,我刚才……不好意思自己拨开……下面,我不知

道会这么严重。」? ? 「呵呵!是啊!这种尿尿方式,你们应该都是第一次体验吧!但是学校早已

有经过好几届的学姐们的亲身实验,而得到这结果。那挡尿板的高度可是有特别

精算过的,大多数女孩们呢,不肯翻开自己的阴唇,就会变成这下场了。」梦梦

学姐笑着看我下体的狼狈模样,竟然还伸手过来触摸。? ? 「学姐,那是……尿耶!」我吓到了,急忙向后退开,那些液体可不是干净

的水,而是刚刚被我的阴唇打乱而飞溅的,我的排泄物啊!? ? 「我知道,」学姐微笑着说,「你下面弄成这样,我来帮你清理吧!过程中

如果你害怕不敢看的话,可以别过脸或是把眼睛闭起来,都没关系。」? ? 「嗯……」我心想,该不会真被晴晴说中,要用到砂纸吧……? ? 「小芬应该快尿完了,我先进去了!」萱萱说着就转头赶紧跑进厕所,「萱

萱,等我!」小乳头也马上跟了进去,虽然本来前面的人上厕所时后面的人都会

进去等候,只是怕小芬害羞,萱萱才晚一点入内,但是看到她们两人落荒而逃的

反应,让我意识到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将要发生。? ? 然而,当我顺着学姐的意思,转头不去看自己下体时,一幅憷目惊心的画面,

让我瞬间了解了她们两人慌张举动的原因。? ? 我旁边不远处是另一位也是刚上完厕所出来的女孩,正接受着她直属学姐的

清理……用舌头……? ? 同一时间,我也感觉到身下一种温热柔软的触感,在刚才被尿液溅湿的部位

处游动,我马上就联想到那是什么东西,急忙回过头,却看到梦梦学姐正以她的

舌头替我舔去身上的尿液。? ? 「学姐,别这样……」我赶紧想挣脱,但是腰部却被学姐的双手箍住,她仍

然以着一副忘我的表情,从我沾到尿液的耻丘、跨下、大腿根部、股间甚至阴唇

里的肉缝等处都彻底舔舐过。? ? 为了避免我挣扎太过剧烈,就连晴晴也过来帮学姐抓住我的上半身,我就在

她们两人的箝制下,只得放弃挣扎,闭着眼睛尽量不去想着这幅恶心的画面。? ? 闭起眼睛,虽然眼不见为净,但是学姐灵活的舌头在我下身游走的感觉还是

非常清晰,甚至因为闭上眼睛,使得这比起刚才睁开眼时更加强烈。而更让我濒

临崩溃的是,除了恶心感之外,我的身体竟然还因为学姐的舌头刺激而渐渐撩起

性欲快感。? ? 幸好,在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之前,学姐的舌头就完成她的原本工作了。她笑

着看已经被羞哭的我。? ? 「怎么了?学姐的清洁服务这么让你不舒服啊?」她幽默地说着。其实岂会

不舒服?如果再多舔一下,恐怕接着要舔进去的已经不是尿液了……? ? 「还记得你们两人,跟另外你们那位好朋友,是昨晚婚礼准备,我们最后的

装扮对象吧!当时就有跟你们说了,卫生纸啊,可是违禁品,在你们所使用的厕

所中不会再有。可是学校又会严惩下体没清理干净、带有尿骚味的学生,所以啊,

唯一的办法,就是用我们自己的身体来作清理了。」? ? 「但是……那毕竟还是……我们的……这……很脏啊!」? ? 学姐看着一脸排斥她那种行为的我,忽然恶作剧地抚弄我已经白皙无毛的耻

丘,说:「可是学姐并不觉得你们的那里会脏啊!」? ? 此话一出,果然马上达到强烈的效果,我整个人像是被巨大的羞耻感淹没,

被人说自己的尿液不脏,绝不会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。? ? 不久,小芬走了出来,学姐也开始替她清洁服务,这对于原本已经很害羞的

小芬来说,更像是就快要了她的命一样。? ? 「原来,是因为小芬刚才看到你让学姐清理的过程,她才会变得比以前更羞

耻,对吧!」我问晴晴,但晴晴却摇摇头,说:「不完全是,我刚出来她就赶紧

冲进厕所内了,只是四周这么多学姐也在做着同样的事,只有一刚开始就待在厕

所的我们才不知道……」? ? 晴晴顿了一下,气愤地说:「真是过分,在那种马桶上,若要不喷洒得到处

都是,就只有自己拨开阴唇的选择,不然就会像你刚才那样,尿液四处飞溅,增

加学姐清理的难度与羞耻。我刚开始出来,发现到这一点时,急忙想进去通知你,

但是学姐却制止我,说「就随你们的意思尿吧!学校并没有硬性规定你们需不需

要多这道步骤」……但是这样……这样……」? ? 我了解晴晴的感觉,看着小芬的下体几乎干净熘熘,学姐只需舔干她肉缝中

的尿滴,我就确定这一点了。看似不限制我们,但是我们却得为了减少之后所受

的屈辱感与罪恶感,什么「没有硬性规定」,但我们却也只能选择学校希望看到

的方式……? ? 甚至就连小芬这种羞于公共排泄的女孩,也都会勇敢选择自己对着大众拨开

阴唇,让前方的人能清楚看到一道水线从那深处的孔道流出的景象的。两片挡尿

板,名义上的功用就只发挥到这一次,但是它所引起的羞辱,却是直到我们脱离

这种马桶之前,都不会结束……? ? 就在我们还在等待着最后两人时,忽然又传来一阵铃声,四周也变得更加躁

动起来。? ? 「哎呀,上厕所时间要结束了,里面两个人还没出来啊!」? ? 我也感觉到事情的急迫性,铃声持续大作,从附近的房间中走出了十位左右

的男助教,都朝我们这走来。? ? 「学姐,怎么办?会不会来不及啊?」晴晴着急着问学姐。? ? 在铃声的催促下,厕所里面的女孩们也都知道要加快速度,有的更是还没尿

完就往门外冲。然而,这间厕所容纳了一百多位女孩,厕所的门却只能让一两人

通过,现在一群女孩们争先恐后,反而把一堆都堵在门内了。? ? 助教们已经走到了厕所门外,将我们这些在外面围观的女孩们向后驱散,不

过还是继续让厕所内的女孩们放行。? ? 没多久,我们总算是看到萱萱从人群中钻出来,但是她也带来小乳头她被卡

在后面来不及出来的坏消息。? ? 铃声终于停了下来,但是那感觉反而像是空气被抽干似的。助教们开始挡住

厕所门,不让里面的人出来了。? ? 「时间到了……小乳头来不及了。」学姐叹了口气后说着。? ? 厕所里面,大概还有二十多位女孩们,她们在助教的押解下,一个个将手搭

着前方人的肩膀,鱼贯走出。真的有点像是囚犯的感觉。小乳头也在其中之一,

她的下体比刚才的我还狼狈,看来是刚刚还没尿完就急着要退出厕所的缘故。她

看到了我们后对着我们苦笑了一下,就跟着前面的女孩的指引而被带到了一间房

间,「舍监室」。? ? 大部分学姐们,已经先带着她的直属们上楼回房间了,就我们这些有室友被

抓进去的女孩们,才在外面等着她们被放出来。? ? 「这里呢,主要就是在处理宿舍内的违规啊、抽查啊、巡勤等等的事务,其

他时刻呢还是离这边远一点好了。虽然他们也接受一些宿舍事务处理,但都是要

代价的。所以呢,若碰到什么问题,可别傻傻的过来这里求助啊!」学姐刚清完

萱萱的下体后,就向我们介绍着这个地方,其实就算她不说,我们也知道要对这

地方敬而远之了。? ? 等没多久,刚才被带进去的女孩们也慢慢走了出来,每个女孩们的脸色都不

大好,而且臀部都被贴上一张小标签。? ? 「那标签是写什么啊?」萱萱问。? ? 「那张标签就是要受罚的通知。」学姐说,「我们从幼奴的时候,犯了错受

罚,都是打屁股较多,所以我们的屁股就像是记录我们受惩记录的板子。之后虽

然惩罚种类开始越来越多,也不再局限于屁股上,但是习惯性还是会把要受到的

惩罚先贴在屁股上,等到领完惩罚后,才会将标签撕下,转而把记录存在我们的

芯片里。」学姐边说着,边对刚被放出来的小乳头挥挥手,从里面走出来的小乳

头,表情显然没有刚才那么轻松了。? ? 「学姐,对不起,我没来得及出来。」小乳头难过地向梦梦学姐道歉,学姐

拍拍她的肩,说:「这不是你的错,是学姐刚才漏讲了太多了,才让你们都一时

无法适应过来。」? ? 「可是,你刚才都没上到厕所,还要……」小乳头难为情地转过身,把屁股

对向梦梦学姐,说:「他们说……要我把这个给你看……」? ? 梦梦学姐苦笑了一下,说:「没关系,不用给学姐看,学姐知道的。先转回

来吧!还没帮你清洗下体呢!而且这时段也只有你们可以上的,我们呢就只能等

明天早上,一天上这一次了。」? ? 「不……」小乳头听到后,反而开始剧烈颤抖起来,说:「对不起,明天…? ? …我……都是我害的……」? ? 学姐示意她不要继续说下去,蹲下身子再次尽责地完成清洁的工作。? ? 看到学姐一一帮我们清理,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。「学姐,那明天你上厕所

时,要怎么清理?」? ? 话还没问完,萱萱就一直对我眼神暗示,她身高比较矮的关系,可以很容易

看到小乳头的标签内容。我们其他女孩也偷偷凑上脸去瞧仔细了。? ? 「违规者:小乳头。违规事项:排泄时间过长。惩罚:搧打屁股二十报数。? ? 直属惩罚:自抽阴户二十报数,取消一次使用厕所资格。」? ? 看完这张标签贴纸,我们的心如直堕冰窖。说是小乳头排泄时间过长,真的

对她很委屈,她几乎是在最后一刻才有时间上厕所的,现在却只因为她排最后一

位使用,就因为这莫须有的违规事项而遭罚。我还宁可我们五人依同分摊。但真

正最让我们难受的是后面的直属惩罚,学姐根本连上厕所的机会都没有,却也要

受罚,而且就连一天唯一的上厕所权利也要被活生生剥夺,这样岂不是整整两天

无法上厕所了?? ? 学姐帮小乳头舔净后,终于可以腾出嘴回答我们刚才的问题:「我们学姐之

间,也会互相负责清理动作的。」看着我们暗地松了一口气的表情,笑着说:「

怎么了?你们这么怕帮学姐清理啊?你们这样我好失望喔!枉费我替你们清洁着

这么卖力……」? ? 「学姐,你别再逗我们了啦!」? ? 「我并没有全然在逗你们喔,其实我说的是真的。」学姐将头望向远方不存

在的点上失焦,嘴上缓缓说着:「清洁,替身边的朋友、姐妹,舔去沾在她身上

的尿液。在你们看来是很恶心的事情,对我们来说,却是我们之间感情温存的最

佳时机。专心地替对方服务,让对方能好受、能舒服。来到这里的我们,用身体

服务别人就是我们的生存意义,所以我们服务了校园里每一个助教、服务了来到

这里的每一个顾客、服务了未来得侍奉一辈子的主人……但是真正最想身体服务

的对象,我们身边的姐妹……」她笑着回过头,对着听得发愣的我们,说:「在

这里,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,唯一想做的。而且那也是以前结交的朋友中都不曾

有过的「感情」,不是吗?」? ? 我大概能了解学姐说的意思,转身偷看晴晴,却发现她早已看过来我这边,

两人默默相视而笑。? ? 「所以我们以后,也会互相这样舔对方?」小乳头问。「是啊!若是你们愿

意的话,下次小便之后,就可以从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开始了。若是还无法适应也

没关系,在这间宿舍的这段期间,学姐都还是跟你们同住的,等到搬离这里后,

我就得跟你们分开了。到时你们就得自立自强,找身边的同学帮忙清洁了。」? ? 「搬离这里,是明年的时候吗?」? ? 「当然不!你们的幼奴时期不会这么长的,一般来说是五周的时间,五周后

你们也就会离开这里,并脱离「幼奴」阶段,成为也能独当一面的小性奴了。」? ? 学姐笑着说,又把我们都给逗得脸都红了。? ? 我们一边说着一边缓步前行,但是却还没有回房间,学姐提议我们既然出来

了,要不要顺便逛一下一楼的「特殊房间」时,我们虽然有点害怕,但是也不想

一直闷在宿舍房间中,就都答应了。? ? 于是,我们一边走,一边聊回刚才被打断的话题:芯片。? ? 一听到芯片竟然也会存入我们的惩罚记录,我对于被强制植入我体内的那米

粒小的东西也越来越佩服,仔细算算,它到目前已经扮演了不少的角色功能,性

奴身分的证明、身体数据数据的储存、宿舍通行证、追踪定位,现在又多了一个

记录惩罚的内容。? ? 「奖惩记录在顾客们眼中也是很重要的依据,如果一个学生有着满满的惩罚

记录,那么可能就表示她比较顽劣,大概只有征服欲高的顾客喜欢。若是有很多

的奖励记录,就代表她是很优秀的学生,通常喊价也会高出不少。」? ? 「那小乳头被贴上惩罚标签,不就……」晴晴还是对这件事耿怀在心。? ? 「并不会有太大影响,在这学园中,想不受到惩罚真的太难了,助教们处处

都可以挑出毛病来借机惩罚每一个目标。只是还好现在有这芯片,不然就真的很

惨了。我刚才说过,屁股是惩罚记录板,现在只需要贴标签到惩罚结束就可以撕

下,是因为有了更方便的芯片问世。再前几届的学姐们,可就没这好东西了,你

们知道在满满的惩罚记录后,下场是什么吗?」? ? 「屁股贴满标签贴纸吗?」我说着,想到那画面,竟不自觉地好笑。? ? 「不,标签容易煳掉或被撕掉,学校是用更加深刻的方法。他们用刺青的。? ? 将所有的惩罚项目,一行一行刺在受罚者的屁股上,这样她们可怎么洗都洗

不掉,赤裸着身体走到哪,自己受过哪些惩罚都会被人看透透。」? ? 听学姐说完,我脑海中的画面从满满的标签贴纸瞬间变成刺青,鸡皮疙瘩都

起来了。? ? ……? ? 说话过程中,我们走过了好几间的浴室了。学姐跟我们解释,厕所是全宿舍

共享一间,可浴室可无法塞得下这么多,基本上还是一寝用一个水龙头,只是身

为幼奴的我们不能自己洗,全都得由学姐代劳,而规定的总共洗澡及使用厕所总

时间为一小时……「明天早上啊!才是你们上厕所最艰难的时候了。灌肠完的排

泄时间可长得很呢!如果来不及使用,而让水积在肚内,那就真的完蛋了。」? ? 我们望着现在还黑暗的浴室,想象着明天早上,三百人在浴室与厕所间冲刺

的画面……? ? ……? ? 之后我们也聊到,在学校生活里,最重要的物品……? ? 「你们记得刚才我们讲到可以赚外快吗?当时看你们那惊讶的表情,你们啊

一定是误解我们的意思了。我们才不是为了多赚那一点钱给家人花呢!而且学校

也不会让我们拿到半毛钱,他们的说法是,只有人需要用到钱,我们不是人,所

以只有价格,连碰到钱的机会都没有。我们啊,赚得都是「点数」,其实也跟钱

有着同样功能,只是它的价值都是学校们说得算,而且也没有实际物品,一样是

存在我们的芯片内。」? ? 「那么那些点数,我们什么时候用得到呢?」? ? 「用得到的机会可多了!像我们现在就在使用了。在宿舍,如果以非正当理

由离开房间,一个小时算一点;离开宿舍一个小时算三点,这样解释,你们了解

了吗?」? ? 「所以我们现在有在扣点?」? ? 「不,你们现在还没有开始赚点数,所以这段期间一些基本消费,都是从我

们这些,你们的直属学姐们之前赚的点数扣除的。」? ? 「所以如果点数用完了,我们就出不去了吗?」? ? 「一点也没错。所以我们都会尽量赚取足够的点数来花用,免得自己得被困

在宿舍房间,连出去透气都没办法。」? ? 「那点数要怎么赚呢?」? ? 「嗯……通常都是以打工的方式来赚取点数。我们很多学姐都找好周日的工

作,也是为了赚点来养你们。那些工作也不是一般的打工,嗯……你们应该能了

解吧!」我们默默地点头表示了解。? ? 「不只是我们外出的自由权,其他像是专长班……学校会开设各种不同的专

长训练班,只要该时段可以空出来就能报名,只是费用有高有低,而且不保证一

定可以拿到专长资格……另外还有购买东西,像学姐这尿道塞就是得用点数换的,

跟买东西很像,越是好用、高级的东西,所需花费的点数也越贵,还有买……啊!? ? 这个房间!」? ? 梦梦学姐突然中断话题。我们正走到一间锁着门的房间前,门上面写着:「

化妆室」? ? 「以后呢,每一天上学前,除了洗澡外,都还要进到这房间,化妆。而里面

的化妆品,同样也是学姐花不少点数购得的,可别糟蹋喔!」? ? ……? ? 我们继续走着,学姐也继续说着点数另一个用处,我们绝对想象不到的……? ? 改造自己……? ? 「你们花点数来把自己改造成这样?」晴晴惊讶地问。? ? 「只有部分是……」学姐指着自己的白皙耻丘,说:「学校规定每周一都有

的仪容检查,就是要我们把新长成的阴毛给再次剃光才能通过的,只是这剃阴毛

的过程可不轻松啊!所以我跟几位学姐讨论后,决定还是一起花些点数,去做永

久除毛处理,现在这边可永远这样,不会再长毛了。」? ? 这种思考方式完全颠覆了我们的思想模式,我们衷心希望阴毛能长出来是一

点算一点,这样就算马上又得被去除,至少可以有一段时间不会再觉得自己是小

女童的感觉啊!? ? 「就算不花点数去除,也还是会因为长期购买毛物柔软剂,而花费许多点数

的,或许做一次永久除毛,花费反而还比较少一点。而且我们受过改造的毛,也

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阴毛了,那种毛长在身上才羞啊!」? ? 「可是学校不会责怪你们任意决定动这改造吗?」? ? 「当然不是让我们任意决定的啊!我们除了要花点数购买这些改造项目,而

且要过关得到允许,可得花不少功夫呢!首先是还没有被直购走,如果被直购呢

就完全只能遵照买下我的主人的意思进行改造了。不过这样并不会再向我们扣点,

全由主人花钱让我们改造身体或学专长。而如果是预购,也必须跟那些预购的主

人们申请准核,通常要有足够票数同意才可以进行改造,此外,预购的主人也可

以提出让我们进行某项改造,只是这也不像直购的主人拥有绝对的权力。而我们

经过改造后,可能会有主人更加喜爱,但同时也可能会有主人放弃预购……相较

之下,如果当时还没有被直购或预购的话,反而可以省不少麻烦。」? ? 学姐顿了一下,继续说着:「接着就是要过学校这一关了。审核的助教们都

会刁难我们一下,我们得用自己的身体来说服他们同意……嗯……不过学校本身

的态度其实也不会太过干预。之前Julic教官就对我们说过,她们并不会在

意还没被下单的我们怎样改造自己,或是把自己的身体搞成没人肯购买的劣质货。? ? 每年那么多新的原料,会抢手的依旧一堆,开放这么多不同的改造项目让我们自由选择,也只是为了提供顾客们有更多样化的选择。而且会开出来让我们选的改造项目,基本上也都是符合大部分顾客们所好的。」? ? ……我们这时停在一个小房间前……「哺乳室」……? ? 「你们现在饿不饿呢?」学姐突然问我们,我们虽然已经大半天没吃东西,肚子早就饿到快没感觉了,但是还是有默契地摇头。? ? 「学姐……你为什么会有……乳水啊?」小乳头尴尬地问,我们的观念里,女人泌乳都是怀孕后期才会有的,刚开始我进到这学校,喝到学姐们的奶时,还以为是其中几位学姐怀孕后,把乳汁分给我们的。但是后来自己也无法怀孕……? ? 想到这我心中又一阵伤痛……? ? 「这也是改造项目之一,我们都被注射一些特别的激素,来改变身体某些机能与感觉。而胸部的第一针是全部新生都得要施打的,大概是脱离幼奴之后。那效果是改造乳房中的乳腺,使我们的泌乳不需受到怀孕影响,以后泌乳就成为我们的生活之一了。我们的泌乳大多数都是自然产生、也不会乱注射药物催乳,但是一开始泌乳之后,那么不管量多量寡,经过改造的乳腺终生都会不停制造乳汁。? ? 而后呢,我们也可以自愿或被迫注射其他针,随着注射药剂的不同,效果就多得可怕,像是增加乳腺数量及提高密度、增加所有乳腺的泌乳量、泌乳速度、乳房脂肪巨大化、排乳阔值降低、乳头感度增加,甚至像你们听到的,不同口味

上一篇:学生会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:同学的可爱女友13~荒废的大楼